歌劇—卡門

 

 

歌 劇

 

 

更新日期:2014/10/29

 
     Bizet 『Carmen(卡門)』
      Wagner『Der fliegende Holländer(飄泊的荷蘭人)』
     Verdi 『Aida(阿依達)』

 

  Bizet『Carmen(卡門)』

《序曲》

 
 

 

 關於Bizet的歌劇『Carmen(卡門)』

 1-1.Prélude 序曲

 1-2.Sur la place,chacun passe 廣場上行人過往

 1-3.Avec la garde montente 跟著上哨的衛兵

 

    (兒童軍隊進行曲•街上孩童的合唱)

 1-5.Mais nous ne voyons pas la Carmencita
       (但是我們沒看到卡門西塔)

 1-6.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
      (Habanera舞曲—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

 1-8.Parle-mio de ma mère 告訴我母親的消息吧!
      (José與Micaëla愛的二重唱 )

 1-11.Près des remparts de Séville
      (Sequidilla舞曲—在塞維里亞的城牆邊)

 2-2.Les tringles des sistres tintaient

      (吉卜賽之歌—敲打著響鈴的柄桿)

 2-3.Vivat,vivat le torero 萬歲!鬥牛士萬歲!

 2-4.Votre toast,je peux vous le rendre
      (鬥牛士之歌—我該回敬你們一杯)

 2-7.Je vais danser en votre honneur 我要為你跳舞

 2-9.La fleur que tu m'avais jetée 你擲向我的那枝花

 3-3.Mêlons!Coupons! 洗牌!切牌!

 3-5.Je dis que rien ne m'épouvante
      (Micaëla山上的詠歎調—我說沒什麼會讓我害怕的)

 3-12.Viva!Viva! 好啊!好啊!

 2-1.Entr'acte  間奏曲(第一幕與第二幕之間)

 3-1.Entr'acte  間奏曲(第二幕與第三幕之間)

 3-8.Entr'acte  間奏曲(第三幕與第四幕之間)
 
 

 

 
 

    浪漫時期的法國歌劇,最著名的首推 Bizet的『Carmen』。我們知道義大利向來有「歌劇王國」之稱,義大利與法國歌劇的差異,簡單地說:義大利著重整體的旋律美,法國則以展現瞬間的美感為主。十九世紀義大利的歌劇非常具有民族風格,譬如這是Bellini風格,那是Rossini風格等等。法國歌劇則談不上法國風格,譬如『Carmen』其中百分之七十是西班牙風格。

    這部歌劇將法國音樂的輕巧、溫暖與西班牙音樂的熱火、激情,完美地結合在一起,控制得體的音樂形式,透明清晰的樂器調配,閃閃發亮的管絃樂法,一反法國的冰冷,成了法國歌劇歷史上史無前例的一部作品。

    『Carmen』是Bizet(1838—1875)在1875年所完成的歌劇。如果以完成而言,其實這部作品還可以再提前兩年(1873年),只是後來經過準備到首演,差不多又過了兩年。1875年3月3日在巴黎首演,當時反應並不怎麼熱烈,而且首演後的三個月—6月3日—Bizet便去世了。Bizet去世後,他的朋友Ernest Guiraud將『Carmen』歌劇中原本對白的部分全部改為宣敘調,同年12月23日在維也納再作一次改版後的首演,結果大為轟動。從此以後,『Carmen』在歌劇歷史上的地位便十分穩固,如今已成為全世界歌劇院經常演出的曲目,它所受到的熱愛程度及上演次數甚至凌駕在Verdi的『茶花女』和Puccini的『蝴蝶夫人』之上。

    這部歌劇連序曲在內共有三十六首曲子,我們無法一一介紹,只能從其中選出幾首最具代表性的來加以欣賞。目錄中「1-1」、「2-2」、「3-3」等等及賞析每首樂曲時標題後邊括弧內的阿拉伯數字,都是代表所用唱片裡的第幾張CD的第幾首。

 


 

Bizet『Carmen』   DECCA 4144892(3CD)

Sir Georg Solti 指揮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T.Troyanos、P.Domingo、J.van Dam、K.T.Kanawa

 
 

 

Bizet(1838—1875)

 

 

嘉里•瑪莉(Galli Marie)—音樂史上第一位卡門(曼德與明徹森劇院珍藏)

 

 

 

艾瑪•卡薇(Emma Calvé)飾演卡門(曼德與明徹森劇院珍藏)

 

這是Bizet『Carmen』的精選集,才一張CD而已。

   所有演出者仍然是上張唱片裡的原班人馬,仍由DECCA出版。

 

序曲(1-1.Prélude)

      (1-2.Sur la place,chacun passe 廣場上行人過往)
  前半
    (0'02)44∣44/44∣44 氣氛醞釀極為成功
 

  (0'33)44∣46 末句略作擴充

    (0'50)4444(4)
    (1'06)444442(2) 鬥牛士之歌,首次較抒情
      (1'33)444442 第二次節奏力度加強,為進行曲風
    (1'55)4448                          (∼2'15)
  後半
      (0'00)2∣224∣224∣224(CD上是第二首)
          死亡動機之串連,吉卜賽風格
      (1'25)揭幕                              (∼7'28)
 
 

 

 
 

    『Carmen』的序曲大家都耳熟能詳,不只音樂非常單純,很容易就可以將人的心扣住,以它的結構來看也是非常嚴謹、工整的。Bizet 以 Rondo(迴旋曲)的形式「ABACA」創作這個序曲,是兼顧內容與形式的完美典型。事實上如果我們繼續往下聽,在這些段落的後邊會聽到一段十分特別的音樂,但因為這部分音樂比較不常出現在歌劇選萃的唱片上,所以一般人對它較為陌生。事實上這可以算是序曲前、後兩半的後半。它主要的是一個音程非常特殊的短短旋律,這「2 ##7 1 6」增二度的音程顯得尖銳,會產生一種特別的色彩,我們經常可以在具有中東異國風味或代表著吉卜賽風格的音樂當中聽到這種音程。而我們知道歌劇的女主角Carmen就是吉卜賽人。這短短的動機由於它音樂的神秘、哀傷,常常被解讀為象徵死亡的動機,而且這動機在歌劇中當劇情與Carmen有關時經常以不同面貌出現,所以更增強了這段旋律作為Carmen死亡動機的力量—它是Carmen的象徵,宿命的感覺,稱為Carmen動機或命運動機當然也無不可。這死亡動機是這部歌劇結構上非常重要的設計,堪稱這部歌劇的主導動機。在我們一般所熟悉的、非常熱烈的序曲之後,便是用這特殊的死亡動機所串連起來的一大段音樂,我們只有將這前、後兩半都完整地聽了,才算對這序曲有了整體的掌握。

    序曲前半樂句非常工整,多半是四個小節一句。從配器上來看,序曲一開始便把聽眾帶進炎熱煩悶、熱鬧吵雜、喧囂擁擠的西班牙鬥牛場裡,氣氛的醞釀極為出色,是非常成功的開始。我們可以聽到它剎那間音樂的感染力無比強大,短短三、五秒內便已將聽眾的心抓住、震懾住。B段要進A段時,由於推擠力量的需求,略作擴充,變為六小節。C段是著名的『鬥牛士之歌』,總共出現兩次,兩次之間的銜接非常漂亮。第一次比較抒情,再次反覆時節奏、力度都更上層樓了,是進行曲風格。

    在迴旋曲「ABACA」的結構之後,是象徵著Carmen的死亡的序曲的後半,與非常華麗、熱鬧的前半緊接在一起,形成一個生趣盎然的前半與一個恐怖嚴肅的後半比並在一起,對比多麼強烈!許多聽眾不瞭解,常常在聽完前半便忍不住鼓掌叫好,其實那並不很正確,得前、後加起來才是完整的。但也可見 Bizet這前半寫得實在太好了,讓許多人在聽完後忍不住要立即鼓掌叫好。後半是Carmen死亡動機的不斷呈現、模進與發展。緊接著的是幕拉起來的音樂,在這裡,舞台上的場景逐漸清晰了,歌劇就開始上演了。這序曲是作為揭幕的預備之用的。

    剛剛提到:死亡動機在歌劇中經常出現,譬如在歌劇中間部分,死亡動機非常清楚,我們甚至還會聽到它的變奏,雖然它速度加快了,仍然可以聽得出來是死亡動機。這動機的變化可以是很大的,譬如在『Habanera舞曲』前面的宣敘調中,當仰慕的男士叫著Carmen時,我們聽到死亡動機速度更快,幾乎像閃電一樣閃過去,可見這動機可以作各種樣式的變化。這動機在後邊還會不斷出現,到時再提醒大家。

 

 

兒童軍隊進行曲(街上孩童的合唱)

  (1-3.Avec la garde montante 跟著上哨的衛兵)
  (0'00)44∣44 (號角聲由遠而近)
 

(0'17)44∣44∣44∣44/44∣44/44∣4

          (兩次升高)
  (1'18)44∣44∣44∣44/44∣44/44∣446
          (兒童合唱)
  (2'35)轉為小調,作為 José 與 Moralès 對話時之陪襯音樂
 

(∼5'41)

 
 

 

 
 

    在歌劇開演不久,有一群天真活潑的小孩子模仿著衛兵換崗時的動作,也就是有一群娃娃兵肩上可能扛著竹竿、掃把的跟在軍隊後面走。這時 Bizet所寫的進行曲完全是兒歌一般天真可愛的感覺,Bizet 在這裡完美地結合著童歌與進行曲的風格,我們聽到的雖然是進行曲風,可是一般的軍隊進行曲大約不是如此的旋律,這旋律透露出天真幼稚的可愛,是非常輕鬆的。曲子開始我們會聽到號角聲從遠方傳來,然後逐漸靠近,接著用短笛吹出進行曲的旋律,基本上也都是四個小節一句,Bizet 先經由器樂讓我們熟悉這旋律後才出現歌唱的部分,要引出兒童合唱時的銜接非常漂亮,我們聽到Bizet 作了一個非常特別的效果,他透過音調的兩次升高、轉變,然後引出合唱,這轉調預備與情緒醞釀非常精彩。

    在兒童合唱結束時,男主角José的同伴Moralès 對José說剛才有個女孩子找你。在 Moralès跟他敘述這事時,背後的音樂是剛才兒童軍隊進行曲的動機去轉變的,只是這裡由絃樂演奏,而且轉為小調了,所以聽來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在他們對話之際,用這旋律去改寫的陪襯的句子,它特殊的魅力完全在於由大調的變為小調的調性的轉移上。

 

 

Habanera舞曲(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

  (1-5.Mais nous ne voyons pas la Carmencita) 
       (但是我們沒看到卡門西塔) 
  (0'00)(0'09∼0'45)死亡動機頻頻出現,壓縮、飛快如閃電
 

(0'45) Carmen上場

  (1'06) 死亡動機                             ( ∼1'15)
  (1-6.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
       (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 
  (0'00)(4)4444(44)44(1)3
          (1)4(441)3(1)4
  (2'04)(4)4444(44)44(1)3
          (1)4(441)3(1)4
 

(∼4'15)

 
 

 

 
 

    Carmen終於出場了,她所唱的第一首感人的、著名的詠歎調『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這是一首以西班牙Habanera舞曲節奏所寫的歌曲。在真正的Aria尚未開始演唱之前,我們會聽到前邊有一段可以算是宣敘調的音樂。這是放蕩、神秘、野性的Carmen走在街上,隨時隨地後面都跟了一群仰慕她的男人在向她搭訕、討她歡心。這裡也出現了死亡動機,我們聽到那些男人叫著一聲Carmen後,隨即聽到死亡動機一個接一個很快速地由上而下排列著,動機在這裡不僅壓縮了,而且速度飛快有如閃電般,還可以聽到用長笛吹奏著動機。然後Carmen上場唱了短短的宣敘調,宣敘調結束前都還出現死亡動機。

    接著便是著名的 Habanera 舞曲。我們可以聽到Carmen的音色非常迷人,她不是那種非常清晰、柔和的女高音,而是較為灰暗、具有一種神奇魅力的女中音或次女高音。如此神秘、陰暗、略帶危險的音色才能勝任Carmen這角色。而且這種音色會讓我們聯想到:Carmen畢竟是吉卜賽女郎,這種音色聽起來也是皮膚顏色黑黑的,眼神非常危險的,充滿著青春活力的,而不是皮膚白皙的美女。音樂中常會出現合唱的穿插,非常漂亮的是半音的進行有如催眠一般,好像誘惑,又好像呻吟一樣。絃樂的撥絃是吉他的象徵,後邊還出現了鈴鼓。

    Habanera 歌舞曲是1850年才從古巴傳到西班牙與歐洲的,是在十九世紀中葉才傳過去的,並非西班牙的傳統音樂,而是古巴的,我們從 Habanera 這名稱還會聯想到古巴的首都Havana,這兩個名詞是相當接近的。請特別留意那節奏,這種節奏便是Habanera舞曲,非常具有中南美洲的特色。那麼自由優美的旋律,卻被牽制在如此的節奏中,這是非常微妙的地方。

    這就是 Carmen 回應那麼多追求她的男人所唱的 Habanera 舞曲『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歌詞大意是:“愛是一隻不易馴服的小鳥,從來不知規矩為何物。如果她要拒絕,你就是再求她也無濟於事。無論威脅或請求,她一概軟硬不吃。如果你不愛我,我就愛你;若是我愛上你,你可得小心了。當你以為捉到鳥兒了,它振振翅膀又飛走了。若是愛情還離得很遠,你可以等她;而你不等待的時候,她就在那兒。就在你的身邊,迅速地飛來飛去,然後又回來。你認為捉住她了,她卻遠避你;你以為躲開她了,她又緊緊抓住你。愛情就是如此。”

 

 

  (1-8.Parle-mio de ma mère 告訴我母親的消息吧)
  (0'00)
  (1'33)Micaëla敘述家鄉狀況,似宣敘調
 

(2'26∼3'20)▁▁ ▁▁ ▁▁ ▁▁▁▁ ▁▁ ▁▁ ▁▁

        Micaëla唱核心主題,五、六句兩次五度大跳下行
  (3'55)▁▁ ▁▁ ▁▁ ▁▁ ▁▁▁▁ 愛的二重唱
  (4'50)死亡動機
  (6'07∼6'59)▁▁ ▁▁ ▁▁ ▁▁▁▁ ▁▁ ▁▁ ▁▁
        José唱核心主題,五、六句兩次五度大跳下行
  (7'19)▁▁ ▁▁ ▁▁ ▁▁ ▁▁▁▁ 愛的二重唱
 

(∼10'04)

 
 

 

 
 

    Micaëla 從鄉下來尋找她的愛人Don José,也帶來José母親的問候及一封信。由這個曲子可以聽見Bizet所塑造的Micaëla的形象與Carmen是截然對比的。我們聽著Carmen的音樂,會聯想她像一朵噴火的玫瑰;可是當我們聽著Micaëla 所唱的音樂,她的清新自然會讓我們聯想起潔白的百合。

    這首曲子是自由與規律唱腔的交錯。開始是José與 Micaëla簡單的對話,然後是 Micaëla幾乎只像宣敘調一樣敘述著家鄉的一切與José母親的情形,此時音樂性還不是十分濃厚。然後音樂慢慢接近核心主題,我們可以聽出它的預備。接著音樂突然變得非常漂亮,我們可以從如此的音色與句子體會得出來:唱這樣的音樂的女孩應該是毫無危險性、非常純真善良、賢淑端莊、溫柔多情的;聽著這樣的音樂,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會覺得這是可怕的女人。

    這首二重唱其實很長,大約十分鐘,Micaëla 這一分鐘的音樂是核心的部分。如果我們把這段聽熟了,再聽它的整體,就會發現當音樂進行到這裡,確實表現著一股特殊的吸引力。跟其他音樂最大的不同是:它是非常工整、對稱的八個樂句,而且在第五、六句的地方出現兩次五度的下行大跳。這五度的大跳下行,使得這一分鐘的音樂在已經非常抒情的基礎上,尤其顯得委婉、柔媚,將 Micaëla 的溫柔表現無遺。這是用來對抗 Carmen的音樂,旋律都是飄搖的,簡直是天使的化身!這是天使與魔鬼的對抗!也是整部歌劇中最動人的旋律。

    核心主題之後,音樂又稍微弱了下來,然後底下又是一段有名的旋律,當José與Micaëla 唱到某個地方,José必定是想起了Carmen,所以音樂中出現了Carmen的動機。Micaëla 這一分鐘的核心音樂,後邊José也唱了一次,可見不僅聽眾受感動,José聽了也很受感動,所以也唱Micaëla 的旋律;也由此可見José是愛她的,與她同心的。祇是這旋律極為女性化,José唱來不免略遜一籌。然後又是一段兩人愛的二重唱,末了Micaëla 在低音域,José在高音域,以絃樂在高處逐漸消失,象徵兩人愛情的完美。

    這就是愛的二重唱中某些精彩的部分。

 

 

Sequidilla舞曲(在塞維里亞的城牆邊)

  (1-11.Près des remparts de Séville)
  (0'00)節奏富西班牙色彩;樂器雖精簡,誘惑力奇大無比
 

(0'14)▁▁ ▁▁ ▁▁ ▁▁ Carmen誘惑著José

  (2'08)José甚嚴厲;Carmen繼續誘惑著José
  (3'07)José第二次叫著Carmen,防守崩潰
  (3'33)絃樂撥絃代表吉他                      (∼4'42)
 
 

 

 
 

    Sequidilla舞曲是歌劇中非常著名的一段音樂,也仍是屬於西班牙風格的熱情歌舞曲。一開始我們就提到:『Carmen』歌劇法國風格非常淡薄,反倒是西班牙風格十分濃烈,這首舞曲又是一個明證。這曲子在歌劇中是Carmen和同伴打架,傷了人,所以被抓了起來,暫時先由José看守著,等一下要送往監獄。Carmen在這裡施展魅力誘惑José,希望José放了她,她會跟José做好朋友。

    一開始我們由它的節奏就可以感受得出來它特殊的西班牙色彩。Carmen邊唱邊誘惑著José,José開始時說你不要來煩我,不要來纏我,Carmen不理他,繼續唱下去。於是José越來越無法承受Carmen的誘惑,所以當他第二次對著Carmen講話時,已經沒有那麼嚴厲了,甚至從他叫著「Carmen」的一個表現上,我們可以聽出José的防守已經快要崩潰了。後邊他跟Carmen說:「Carmen
,我被你迷惑了,如果我愛你的話,你會愛我嗎?」這時Carmen知道她終於成功了。

    這曲子主要是Carmen在演唱,從José穿插的反應,我們知道他已經逐漸愛上Carmen了。舞曲中絃樂的撥絃代表吉他,樂器雖然精簡,但誘惑力奇大無比。而且剛開始是 Carmen 比較沈重,José比較輕鬆,後邊則反了過來。

 

 

吉卜賽之歌(敲打著響鈴的柄桿)

  (2-2.Les tringles des sistres tintaient)
  (0'00)(▁)▁▁ ▁▁ ▁▁ ▁▁▁
 

        兩長笛,E大調;小酒館景象

  (0'36)▁▁ ▁▁ ▁▁ ▁▁▁
          轉為e小調,絃樂撥絃象徵吉他
  (1'07)▁ ▁ ▁ ▁▁ f. p.、f. p. 兩次力度強烈對比
  (1'24)▁▁ ▁▁(▁)∣▁▁ ▁▁▁∣▁▁ ▁▁∣
          ▁▁ ▁▁ ▁▁
          Carmen開始邊唱邊舞,速度中庸,末段加進他人之合唱
  (2'35)Carmen邊唱邊舞,結構同前段,速度加快
  (3'33)Carmen邊唱邊舞,結構同前段,速度更快
  (4'28)樂隊,速度特快                        (∼6'10)
 
 

 

 
 

    後來 Carmen 在José的幫忙之下逃走了,José因此而坐牢。
Carmen逃走後,在鄉下的許多小酒館中流連徘徊,表演歌舞。這裡的一首吉卜賽歌曲是 Bizet在『Carmen』歌劇中所寫的非常著名、帶著濃厚西班牙風味的音樂。有許多人聽了如此的音樂不禁嘆為觀止,認為 Bizet所寫的比西班牙人所寫的還要富有西班牙風味。尤其難能可貴的是:這全都是 Bizet的創作,不曾引用西班牙的任何旋律。

    音樂一開始,便可聽到樂隊已奏出煙霧瀰漫、吵雜喧鬧的小酒館景象,由兩把長笛所吹的旋律,在半分鐘後由E大調轉為e小調,又是非常特別、非常吸引人的旋律,在大調、小調間穿梭著,而且絃樂用簡單的撥絃來象徵西班牙吉他的聲響,與長笛非常和諧地結合在一起。接著 Carmen 載歌載舞開始演唱了,唱的是:鈴聲、棍棒聲叮噹作響•••。歌劇中Carmen這角色必須能唱能跳,不像 R.Strauss的『莎樂美』可以跳、唱分離。

    這曲子所表現出來的最大魅力在速度的逐漸加快上。我們聽到Carmen共唱了三次,速度一次比一次快速,在後邊甚至我們聽到眾人被Carmen的歌舞所煽動起來的情景。回憶此曲以中庸的速度開始,到後邊變成那樣,中間是如何在加重樂器、加快節奏、添加速度!有點像Ravel的『Boléro 舞曲』,那瞬間的爆發力多好!設計多棒!是相當精采的曲子。

 

 

鬥牛士之歌(我該回敬你們一杯)

  (2-3.Vivat vivat le torero 萬歲!鬥牛士萬歲!)
  (0'00) 眾人歌聲由遠而近;
 

       酒館內Zuniga與Mercédès、Frasquita對話

  (1'10) ▁▁ ▁▁∣▁▁ ▁▁∣▁▁ ▁ ▁
         眾人唱:萬歲!鬥牛士萬歲!
  (1'33) 鬥牛士說:各位軍官,多謝了!
 

(∼1'36)

  (2-4.Votre toast,je peux vous le rendre)
       (我該回敬你們一杯
  (0'00) 眾人歡呼;Orc.奏鬥牛士之歌進行曲部分
  (0'18) ▁▁ ▁▁∣▁▁ ▁▁∣▁▁ ▁▁ ▁
         鬥牛士歌唱,似波蘭舞曲
  (1'23) ▁▁ ▁▁ ▁▁ 進行曲風
  (1'51) ▁▁ 合唱
  (2'00) ▁▁ ▁▁ 鬥牛士與女聲之對位
  (2'34) ▁▁ ▁▁∣▁▁ ▁▁∣▁▁ ▁▁ ▁ 似波蘭舞曲
  (3'38) ▁▁ ▁▁ ▁▁ 進行曲風
  (4'06) ▁▁ 合唱
  (4'16) ▁▁ ▁▁ 鬥牛士與女聲之對位
  (4'32) ▁ ▁ ▁ ▁ ▁ ▁ L'amour(愛情)
  (4'57) ▁ ▁ ▁ 合唱:鬥牛士,鬥牛士,愛情等著你!
  (5'07) Orc. 奏鬥牛士之歌進行曲部分
 

(∼7'35)

 
 

 

 
 

    「Carmen」歌劇序曲C段中所聽到的『鬥牛士之歌』,是歌劇當中英勇的鬥牛士Escamillo 所唱的一首聞名遐邇的歌曲。我們比較熟悉的通常是進行曲風的那一段,可是其實這一段是跟另一段帶著很強烈的波蘭舞曲風格的音樂不斷交替循環著的,這是這首歌曲最特別的地方。

    鬥牛士開始唱詠歎調之前,有一段效果非常突出的銜接。這是因為鬥牛士非常英勇,所以無論走到哪裡,後面總是跟著一群崇拜者。當他要走進 Carmen 所在的酒館之前,我們會聽到在遙遠的地方那群簇擁著他的崇拜者唱著歌、陪著他,逐漸地由遠而近,他們不斷地唱著:“萬歲!鬥牛士萬歲!”然後是酒館內Zuniga 聽見這喧嚷的聲音問是怎麼一回事,Carmen 的同伴Mercédès 與 Frasquita 說是鬥牛士,然後要邀他進來,為他飲酒慶賀的一段對話。鬥牛士說:“各位軍官,多謝了!”便走進了酒館。當鬥牛士走進酒館來時,對大家問候一聲,音樂演奏的部分就開始下去了。這銜接的地方效果之佳無與倫比。

    『鬥牛士之歌』在眾人的歡呼之後,先由樂隊演奏一小段進行曲風的部分,那瞬間的爆發力無比漂亮,接著 Escamillo開始演唱了。這裡 Bizet賦予鬥牛士相當的文化水平,而不僅僅是殺牛的而已。那節奏令人不禁聯想起波蘭舞曲—只是模仿波蘭舞曲的節奏,不是真正的波蘭舞曲,因為波蘭舞曲是三拍子,而這裡的是四拍子。然後以一個長音接到我們熟悉的進行曲風格的部分,銜接簡潔而漂亮;後邊穿插了眾人的合唱以及鬥牛士歌唱中女聲的短短對位。接著音樂又轉到波蘭舞曲,然後又會轉到進行曲。第二次的進行曲在鬥牛士與女聲的短短對位後,多了Carmen
、Frasquita、Mercédès與 Escamillo 間“L’amour(愛情)”的六個短句,還有眾人“鬥牛士,鬥牛士,愛情等著你!”的合唱。然後仍以樂隊演奏一小段進行曲風的部分結束了這首曲子。

    這就是鬥牛士所唱的歌劇中最著名的詠歎調,一直交替循環著波蘭舞曲與進行曲兩段曲調,兩種不同領域的風格竟然如此水乳交融,這是非常微妙的地方!而兩段音樂交替時天衣無縫的銜接尤其難能可貴。賦予一個只會鬥牛的人以英雄的形象,這首曲子功不可沒。如此的鬥牛士,Carmen怎會不愛上?José哪還有空間?所以最後的結局是:場中鬥牛士刺死了牛,場外José殺死了Carmen,以悲劇收尾。

 

 

  (2-7.Je vais danser en votre honneur 我要為你跳舞)
  (0'00)Carmen之宣敘調
 

(0'42)▁▁ ▁▁∣▁▁ ▁▁/▁▁ ▁▁∣▁▁ ▁▁

          Carmen為José跳舞
  (1'18) ▁▁ ▁▁∣▁▁ ▁▁/▁▁ ▁▁∣▁▁▁▁▁ ▁▁
          軍營號角聲由遠而近,與之對位;後半穿插兩人之對話
  (2'12) ▁▁ ▁▁∣▁▁ ▁▁/▁▁ ▁▁▁▁ ▁▁
          後半José再次阻止Carmen,欲回營區報到
 

(∼2'49)

  (2-9.La fleur que tu m'avais jetée你擲向我的那枝花)
  (0'00)英國管吹出死亡動機,死亡動機計出現三次
  (0'28)José唱花之歌,句型工整,是彼最完整之詠歎調
 

(∼3'51)

 
 

 

 
 

    因放走Carmen而被監禁的José出獄後,聽說Carmen逗留在酒館,便到酒館來找 Carmen。Carmen 見到了José當然十分高興,就為他唱歌、跳舞,希望他留下來,不要再回軍營去。可是儘管Carmen勁歌熱舞,但軍營中催促著回營的號角聲不斷從遠處傳來,與Carmen的歌聲作著特別的交織與對位。這種交織與對位不僅十分出色地表現了音樂的張力,更非常成功地象徵了José的心情:一方面他聽到的是Carmen的歌曲,一方面他也聽到了軍營催促回營的號角。所以當Carmen的歌舞繼續著的同時,遠方軍營的號角也不斷催促著,然後José說:“停一下,Carmen,你聽聽!軍營的號角在催促著回營。”這是一段無比美妙的安排,我們可以完全體會到José不知所措、矛盾至極的心情。

    Carmen見José執意要回去,就跟他發生了爭吵,一氣之下把José 的東西全丟給他,要他滾回去(CD 2-8.『回營區!點名!』)。此時José對著Carmen唱出他其實是非常愛Carmen的。這首歌曲標題叫『花之歌』,這花是以前 Carmen 丟給José的,José一直把它藏在衣服裡邊,甚至在坐牢時安慰他的也是這朵花。這首曲子樂句非常工整,雖然是José重要的曲子,但並不是很多人喜歡,或一下子就能接受這個曲子。因為它的旋律儘管工整,但音程及音的排列比較特別,譬如一開始在英國管吹奏出死亡動機之後,他所唱出來的第一句旋律當中一連串的幾個下行便有點奇特。『花之歌』全曲約四分鐘左右,是José最完整的詠歎調。

 

 

  (0'00)Frasquita 與 Mercedes 之宣敘調
 

(0'40)Frasquita 與 Mercedes 合唱核心主題

  (1'24)Frasquita 與 Mercedes 各唱其從紙牌中所見之命運,
          快樂、滿足
  (1'38、1'54) 木管細碎音形象徵F.與M.兩人之愉快心情
  (2'41)Frasquita 與 Mercedes 合唱核心主題
  (3'10) Fortune(幸福)! Amour(愛情)!
  (3'20)Carmen出現,音樂轉為沈重、陰暗
  (3'30)死亡動機出現三次
  (3'36)Carreau(方塊)! Pique(黑桃)!(Carmen翻牌)
  (3'42)死亡動機出現三次
  (3'48)La mort(死亡)! 恐懼、悲傷,似送葬進行曲
 

(∼8'09)

 
 

 

 
 

    Carmen的兩個同伴Frasquita 與Mercedes玩紙牌,開始時以宣敘調唱著:洗牌、切牌。接著兩人合唱一段旋律,然後各唱著她們從紙牌中所看到的命運,從音樂所流露出來的以及她們的笑聲,可以知道兩人算命算得非常快樂,尤其是木管細碎的音形,充分表達著她們愉快、滿足的心情。她們繼續唱著、算著,最後說:「Fortune(幸福)!」、「Amour(愛情)!」她們都非常滿意於自己的命運。

    可是突然間我們聽到非常沈重、陰暗的音樂,那是Carmen出現了。她說我也要試試,可是隨即我們聽到的是三次的死亡動機。然後Carmen叫著:「Carreau(方塊)!Pique(黑桃)!」她再度翻牌,又出現了三次的死亡動機,然後Carmen說:「La mort(死亡)! 我看到了!先是我,然後是他,兩個人終將死亡。」然後一直說著:「La mort(死亡)!La mort(死亡)!」這裡我們會聽到Carmen演唱著一段非常恐怖的歌曲,她唱的這段音樂,Bizet把它寫得像一首送葬進行曲。

    這是歌劇結束前不久,Carmen在為自己算命時所唱的曲子,因為紙牌所呈現的一直是死亡,所以音樂所呈現的是非常恐懼、悲傷的風格。

 

 

  (3-5.Je dis que rien ne m'épouvante)
  導奏(0'00)Hr.
 

  (0'22)前半

      (0'57)後半,似 Puccini 波西米亞人中之咪咪
    (1'51)較為激昂
    (3'16) 前半
      (3'51)後半,似 Puccini 波西米亞人中之咪咪
  CODA(4'29)▁ ▁ ▁▁∣▁ ▁ ▁▁
      (5'16)Hr.                               (∼6'06)
 
 

 

 
 

    José的愛人 Micaëla知道José已經誤入歧途,她來勸José,想說服José。Micaëla 要走進José和一些走私者聚集的地方—他們躲藏在山中。Micaëla 走上山來,在路途中她對自己鼓勵著說:我要勇敢地面對這可怕的命運。這首曲子是ABA三段體,我們又再一次聽到Bizet為Micaëla所寫的音樂總是如此純潔、如此柔和。法國號在這首詠歎調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法國號的前導之下,Micaëla 開始唱出A段的部分,旋律進行到A段的後半時最為迷人,這裡的音樂突然濃了起來,我們甚至會有一種錯覺:以為Puccini『La Bohème』歌劇中Mimì的角色出現在我們面前。經由法國號的過渡,音樂進入B段。B段音樂比較激昂,然後會回到A段,之後就是CODA。CODA中除了再一次聽到法國號的重要性之外,還可以聽到Micaëla 一直在祈求上主保護她,賜給她勇氣,我們聽到她不斷叫著“Seigneur,Seigneur!(天主)”。最後以法國號的聲響結束了全曲。

    這首Aria配器上的特點是重用法國號,或者是因為與森林場景有關的緣故。而且我們聽到 Micaëla的音樂永遠是那麼安定!浪漫的本質是不安,安定是屬於古典精神的,所以歌劇中Micaëla可以說是古典的,Carmer可以說是浪漫的。

 

 

3-12. Viva!Viva!(好啊!好啊!)

  (0'00)競技場內群眾之歡呼、勝利之號角聲
 

(0'23)José與Carmen之對話,音樂越來越緊張

  (0'59)群眾之歡呼、勝利之號角聲
  (1'12、1'23、1'32、1'36)死亡動機
  (1'51)勝利之號角聲
  (1'57)José最後一次問 Carmen是否跟他走
  (2'21)José刺死了Carmen
  (2'23)群眾唱鬥牛士之歌,絃樂間與之對位
  (2'49、2'56)死亡動機
  (2'53)José唱:你們來逮捕我吧!              (∼3'50)
 
 

 

 
 

    歌劇最後結束時,鬥牛士Escamillo 在鬥牛場中與牛搏鬥,因為他的神勇,使得場內氣氛十分熱烈,群眾不斷高聲歡呼著。
Carmen當然要進場欣賞她愛人的神勇,可是José阻止她,兩人因而發生爭執,最後José把Carmen殺死了。這段音樂雖然不長,才四分鐘不到,但音樂非常簡潔有力。因為很多時候都是兩個人在爭吵,所以並不是完整的Aria,而是兩人不斷的對話,中間穿插勝利的號角與鬥牛士之歌的旋律,死亡動機在此也會出現。

    音樂開始是競技場內群眾之歡呼與勝利之號角聲,裡面越是熱鬧,Carmen越想進去,但是José阻擋她,說是流盡他的血,他也不讓Carmen進去;而Carmen則說除非刺死她,否則就讓她進去。兩人爭吵不停,音樂也越來越緊張。當場內群眾的歡呼與勝利的號角聲再次傳來,緊接著出現了好幾次的死亡動機。在勝利的號角聲後,José說:“我最後一次問妳,妳這個魔鬼,妳要不要跟我走?”Carmen還是拒絕,而且把José從前送她的戒指從手上脫下,用力地擲還給他。José氣極了,衝向Carmen,真的把她刺死了。此時競技場內的群眾高唱著鬥牛士之歌,絃樂偶爾和它對位,音樂非常漂亮。然後在死亡的動機聲中,José跪在Carmen身旁說:“你們來逮捕我吧!是我殺了她,啊!Carmen!我心愛的Carmen!”歌劇『Carmen』就是在如此的音樂中結束的。

 

 

間奏曲三首(2-1.、3-1.、3-8.)

  2-1.(第一幕與第二幕之間)
 

  (0'00)前半4444      (0'20)後半444

    (0'32)44444(4) 祇是動機之延伸
    (0'58)前半4444      (1'16)後半444 Cl. Fg.
  CODA(1'28) 4422  Fl. Ob. Cl. Fg.依次出現 (∼1'43)
  3-1.(第二幕與第三幕之間)
     (0'00)2 Harp.
  (0'09)22∣24  Fl.主奏,Harp.陪襯,田園風
  (0'44)22∣24  其他木管主奏,Fl.裝飾,Harp.陪襯
  (1'19) 22∣24∣224  加進絃樂,音色增濃
 

(∼2'38)

  3-8.(第三幕與第四幕之間)
  導奏(0'00)44
    (0'12)44∣44 前樂句工整平常,後為纏繞音形
    (0'36)44∣44 前半作著f. p.、f. p.之力度對比
    (1'00)44 較為簡化
    (1'11)426  以A之動機作為發展
    (1'31)44∣44 漸輕、漸弱,逐漸消失   (∼2'07)
 
 

 
 

    歌劇『Carmen』總共有四幕,每一幕的開始或者說各幕與各幕之間,Bizet 都寫有間奏曲。如果把間奏曲當作下一幕的序曲的話,第一幕開始有它本身的序曲,第一幕接第二幕的間奏曲算作第二幕的序曲,依此類推下去,那麼四幕一共有四個序曲,而這四段音樂都非常傑出。歌劇序曲我們在一開始就介紹了的,其他三個簡單介紹如下。

    開始第二幕之前的間奏曲不到兩分鐘,段落非常清楚:是ABA加CODA的三段體。這裡的音樂非常可愛,是不怎麼嚴肅的進行曲,會讓我們想起歌劇開始時街童合唱的進行曲節奏。而且這裡以低音管吹奏,聽起來很滑稽、很有趣。A段可分為前、後兩半;B段祇是動機的延伸而已,不是非常完整,當它要再回到A段時,預備十分明顯。後邊的A段主題以豎笛吹奏,低音管與它對位。CODA的地方長笛、雙簧管、豎笛與低音管依次出現,各吹一句,然後終止式結束了全曲。是非常可愛的小曲子,像這樣的音樂,在音樂會上作為安可曲是非常理想的。

    第二幕與第三幕之間的間奏曲也是短短的,才兩分半鐘左右
。在這裡長笛與豎琴兩件樂器的搭配堪稱絕配,音色十分透明,富有田園風味,不禁令人聯想起 Micaëla和她的家鄉。音樂大致上可分為三部分,豎琴兩小節的預備之後,第一部分由長笛吹主旋律,豎琴陪襯著它。第二部分旋律在其他木管上,長笛裝飾著它,豎琴仍然陪襯在旁。,由於有了聲部的對位,織度也由稀疏而變得密集。第三部分是用這主題的某些旋律片段來重新組合延伸,而且加進了絃樂,不僅音量增強了,音色也增濃了,織度也更高了。層層堆砌、不斷提昇,是這曲子的特色,是很令人喜愛的一段音樂。

    第三幕與第四幕之間的間奏曲形式非常工整,是ABACA的迴旋曲。這會讓我們聯想起歌劇開始的序曲也是如此的形式,Bizet 在這裡作著結構上前呼後應的巧妙安排,而且都兼顧著形式與內容的完整與完美。A段前樂句工整、平常,後邊為纏繞音形,這是較特別的地方。B段前半作著重、輕,重、輕的力度對比。中間的A段簡化了。C段是以A之動機作為發展的。最後的A段以漸輕、漸弱,逐漸消失結束此曲。Bizet 以這序曲開始了血腥的第四幕。這間奏曲和前兩首的風格大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它們都廣受喜愛。

    這四首非常漂亮,效果很好,常常被拿出來作為組曲單獨演奏。如果是作為組曲的話,順序常常是倒過來的,亦即第三幕與第四幕之間的間奏曲作為第一首,第二幕與第三幕之間的作為第二首,第一幕與第二幕之間的作為第三首,而一開始的序曲則作為第四首。這是作為組曲時它的編號順序正好是反過來的。不過無論編號如何,總之都是非常簡鍊、非常精彩、廣受歡迎與喜愛的管絃小品。